为什么乐信突然“不做金融了”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4-19 22:16

为什么乐信突然“不做金融了”

2018-04-19 20:58来源:环球老虎财经监管/校园贷/财报

原标题:为什么乐信突然“不做金融了”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从事金融行业成为了科技大佬们谈之色变的话题。从“颠覆传统金融”,到如今的“不做金融”,不过短短几年时间。问题是,不做金融,那乐信做什么呢?

4月18日,在乐信2018合作伙伴大会上,乐信CEO肖文杰表示:“乐信不做金融,不参与金融业务竞争。”

去年刚上市的乐信,“变身”技术服务商。肖文杰指出,乐信将输出电商场景能力、大数据风险管理能力以及小微资产运营能力等三大金融科技能力。

事实上,高调宣称自己“不做金融”的并非只乐信一家。数日前,在博鳌亚洲论坛间隙,京东金融CEO陈生强对媒体表示,未来京东金融将不再做金融。早在2017年初,蚂蚁金服也宣布,将自身定位为TechFin,以后只做技术(Tech),帮助机构做好金融(Fin),进入金融领域是“一不小心”。

急于撕掉“金融”标签投向技术服务领域的乐信,是强监管下的无奈之举还是另辟蹊径的业务转型?

上市遭遇强监管

2017年12月21日,总部位于深圳的互联网金融公司乐信正式在美国纳斯达克挂牌。乐信共发行1200万ADS,每ADS发行价为9美元,募资规模为1.08亿美元,承销商为高盛、美银美林、德银以及华兴资本。

而就在2017年年底,“现金贷”强监管令一众上市互金公司遭遇大跌,趣店股价更是跌至腰斩。

2017年11月21日,监管层发布“特急”文件,称部分机构开展的“现金贷”业务存在较大风险隐患,要求各级小贷监管部门立即停批网络小贷牌照,禁止新增批小贷公司跨省(区、市)开展小贷业务。

2017年12月1日,央行和银监会联合下发《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小额贷款公司监管部门暂停新批设网络小额贷款公司,对于不符合相关规定的已批设机构,要重新核查业务资质。

彼时乐信正在IPO前夕,受此影响,乐信更新了招股说明书,拟融资额从5亿美元大幅调低至1.08亿美元之1.52亿美元之间。

赴美上市后,乐信情况如何?

乐信旗下业务包括包括三大部分:消费分期平台分期乐、网络借贷中介服务平台桔子理财、金融资产开放平台鼎盛资产。其中桔子理财作为网络借贷中介服务平台,其资产均来自分期乐商城的白领消费金融债权。乐信引以为傲的智能资产管理系统“虫洞”则是由鼎盛资产自主研发。

此外,当下热门的概念乐信一个也没漏掉。据媒体报道称,乐信超过98%的订单,都能在人工智能技术的帮助下,实现自动审核;乐信还成立了区块链实验室,尝试用区块链技术打造“超级账本”,提升内部业务节点和合作伙伴之间,在对账、清结算等环节的协同效率,建立起产业链各个节点间的深度信任。

3月20日,乐信发布了其上市以来的第一份财报显示,2017年四季度,乐信总营业收入达到16亿元人民币,毛利润达4.34亿元人民币,比去年同期增长79.5%,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的息税前利润为2.37亿元人民币,比2016年第四季度增长322%。

截至2017年末,乐信已拥有2390万用户,同比去年增长99.2%;2017年全年促成借款总额477亿元,同比2016年增长115%,继续保持稳健增长。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4季度,在市场环境及监管政策影响的多方影响下,乐信超过90天的逾期率为1.14%,甚至低于2017年第三季度的1.22%。有媒体报道指出,2017年年末央行及银监会联手整顿不规范网络借贷行为后,网络借贷用户普遍出现还款意愿下降、平台逾期上升和惜贷的现象。

财报发布当天乐信股价却迎来暴跌,盘中跌幅一度跌超16%。为何营收净利润见长,市场却不买账?

纵观乐信一路走来的历程,从2013年10月,分期乐上线并开始在学校做推广。到2016年,校园贷就已因跳楼、裸条被推向风口浪尖。至今,乐信仍紧抱“校园贷”,也让乐信无法摆脱其带来的不良影响。

而同样是校园贷起家,又都在2017登陆纳斯达克的趣店已在退出校园贷、现金贷之后,开始进军汽车分期市场。随着2018年两家公司最新财报的发布,曾经相似的乐信与趣店已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对比以往的数据,乐信在2015年亏损了3.1亿元人民币,2016年缩小为1.18亿元,2017年净利润为2.4亿元人民币。趣店2015年亏损2.33亿元,2016年就开始扭亏为盈,净利润为5.77亿元,今年前9个月是21.6亿元。

原本在2015年营收远不及乐信的趣店,从2016年蚂蚁金服入驻后开始迎来大幅增长,颇有些后来者居上的意味。

宣称“不做金融”,财报数据“打脸”

专注于国内分期电商,进军区块链,乐信宣布不做金融,定位自身于技术服务商。事实上,是否真的可以算是“不做金融”,已有媒体对此提出了怀疑。

说到专注于国内分期电商,但来自财报的数据显示,2017四季度乐信分期电商(分期乐)的收入为6.92亿元,来自金融服务的收入为9.02亿元,分别占比43.4%、56.6%。而此前乐信的招股书显示,这一比例在去年同期为60%、40%;今年前三季度,电商收入占比为46.6%。

60%、46.6%、43.4%,从电商业务的增长性上看,分期乐的下滑态势已经非常明显。

同样宣称不做金融的京东金融,不仅持有多张牌照,甚至并未停下扩张的脚步。京东金融曾解释道:“我们不再持有金融资产,不代表我们不会有金融创新产品出来。做创新产品就得保证产品合法依规,所以依然需要获取相关牌照。”

究竟该如何定义“做金融”,在市场的困惑之下,相信未来会有明确的定义。

早在去年10月,针对“现金贷”规模扩张迅猛,中国人民银行金融市场司司长纪志宏曾表示,所有金融业务都要纳入监管,任何金融活动都要获取准入。

宣称不做金融转向技术服务商的乐信也确实在研发上投入了大笔资金。根据其披露的季报,乐信在金融科技上的研发支出比2016年大幅增长84.8%,达到了2.35亿元人民币,占总运营支出的28%。

美股周三收盘,乐信大涨16.45%,目前股价已达16.07美元,市值达26.33亿美元,距离趣店的35.37亿仍有不小的距离,不过却也已超越更早上市的宜人贷。

对比早年的乱象丛生,如今相关法律法规陆续出台推动着行业逐步走向正轨,明确国家政策导向,合法合规的公司将会迎来更大发展机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